魔幻小城的假睫毛生意

严格来说,平度并不是假睫毛主要的原材料基地,当地丰富的矿产资源造就了一批石材工厂。这两年的趋势是,一轻一重的两种产业对比之下,更多创业者选择了前者。

事实上,从1930年左右,假睫毛就已经在美国流行,甚至用一种强力胶水,就能实现“睫毛嫁接”,消费群体也逐渐从电影明星走向了普通人。到上个世纪60年代,假睫毛的销售已经达到了2000万副。

直到1976年,这门“手艺”开始在平度的大泽山深处萌发。“听说那时候我们老板还是手工去把纤维一根根地绞到鱼丝线上,到后来才有了机器去做。”蒲阿鲁介绍。

但波平度人扎堆进入假睫毛产业已经是20世纪末了。陈琳告诉我,当地人的“职业生涯”是有股行趋势的,经历过做皮包、种树、养鸡、开饭店的阶段,假睫毛算是20多年来入局者越来越多、生命力较长的一个产业,并且这门生意正在往下一代传承。

平度大多数睫毛厂已经不用自己动手去从原材料做起,从朝鲜采购假睫毛原材料和半成品,不但省钱还省力,规模大的工厂,则直接在朝鲜开设原材料加工厂。

平度女工拿到假睫毛半成品后,会做进一步的剪切、粘胶、上托、包装,一些卷曲度未成形的睫毛则需要多一步打卷定型的工艺。

稳定的原材料上游供应,上一代人积攒下的客户和市场,再加上1688、淘宝等线上市场,如今平度的假睫毛生意并不算难做。

常规意义上,假睫毛讲究材质、造型,大抵分为对毛、密排、朵毛等类型,按功能分则是适用于日常妆容与嫁接。陈琳反复提到,这是一个门槛不高的行业,也是当地人家家户户做起来的原因。

“假睫毛几十年来的变化并不大,例如现在流行的3D、凌乱效果,其实这样的产品在四五年前就已经有了,我们当时都把这些作为废弃产品,谁知道几年之后又在欧美流行起来。”陈琳说。

一边是睫毛创业,另一边睫毛就业解决了当地很多女性的生计。在我走访的几家假睫毛工厂中,清一色都是女工。

人民网在2016年报道过,仅仅在平度的大泽山,假睫毛加工基地就辐射了周围26个村庄,发展出小微企业、个体户150余家,带动家庭加工点500余家。如今,睫毛产业更是带动了当地5万人的就业。

正常情况下,睫毛厂的女工每月能拿到4000-5000元的工资。“有些肯吃苦的,一天熬上十几个小时,一个月能赚到1万以上的工资。”蒲阿鲁说道。

在平度当地,20-40岁左右的女性,就业选择大多集中在超市售货员、务农等等,收入要比假睫毛加工低。王芳做假睫毛的工作已经有20年,离家近、活儿轻、收入也不错,这些成为她坚持了20多年的原因。

同时,越来越多的80后、90后,“睫毛二代”进入行业,他们用互联网工具,正在撬开父辈不敢尝试的领域。

陈琳是个85后,在他的印象中,高中时期很多亲戚已经在做睫毛生意,餐桌上聊的话题也都是相关产业,“每个村都在做假睫毛生意,但是像样的工厂也就几百家。”

大学毕业后陈琳曾在青岛市区做过几年销售,但是“回家做睫毛生意”的想法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出现。父母并不支持,既然已经跑到青岛去了,就不要再回到县城里工作,往外跑、往大城市跑才是好的出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