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主力客群依然在线下,很多外贸公司还是习惯跑到平度当地转一圈,跑到陈琳的厂房大院里,仔细对比当地假睫毛工厂的生产线、做订单的实力。

“平度有几千家睫毛‘加工厂’,但是成规模的、归归整整的厂房只有几百家,更多的还停留在家庭作坊的模式。”陈琳告诉我,宏佰俪位于中上游之列,其订单规模构成了“招工人数不限,常年有货”的底气。

通过外贸客户,宏佰俪加工的假睫毛漂洋过海,进入欧洲、东南亚等。而在淘宝上,中国的假睫毛品牌也开始初见雏形,某些爆款单品,单月销量能突破三、四万单。以“月儿公主”为例,赶在双11前在天猫上开出了一家“月儿公主旗舰店”,其中一款睫毛单月销量已经突破2万盒。

月儿公主的加工厂美姣源睫毛厂,离宏佰俪睫毛厂只有10来分钟的车程。除了为自有品牌加工之外,美姣源睫毛厂还为梦鹿、欧珂娜等多个品牌加工假睫毛。

随着天猫双11的到来,当地许多睫毛厂早已进入“作战状态”。

“从今年7月份开始,我们的半成品工厂已经开始准备天猫双11的货,按我们的产能,1个月大概能做出300万对,但是今年做了3个月还是有缺口。”月儿公主运营负责人蒲阿鲁告诉「电商在线」。

“这是往年都没有出现过的情况。”蒲阿鲁补充说。

当下,美姣源睫毛厂上上下下120多名工人正在为天猫双11的订单加班加点,“去年稍稍加班就能完成的订单,今年人手更多、效率更高、加班也早就开始,还是有很多品牌出供不及时的情况。有些品牌要货要得急,电话里都能哭出来。”蒲阿鲁说,“这真的不是玩笑。”

以美姣源睫毛厂为例,今年天猫双11为其带来了30-40%的订单增长,即使每天出货2万盒假睫毛依然跟不上市场的需求。这也是越来越多平度人加入假睫毛战场,却少有人出局的原因。

双11的热闹之外,分布在全国各地的美睫店也是平度产业带的主要客户。据「电商在线」不完全统计,仅仅北上广三地,就有超3万家美睫相关门店,他们的上游几乎都在平度。通过一家家美睫店,女工手上的假睫毛被一根根地植入到爱美女性的眼皮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