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的Lucy去美睫店嫁接了睫毛,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变得更加灵动,近千元的花费她觉得物超所值;北京的Susan每天会花半刻钟化妆,贴假睫毛是为关键的一环……

不老女神麦当娜曾经更是花了1万美金,定制了一副水貂毛制成、镶着钻石的假睫毛……

在某种程度上,假睫毛成为爱美女的仪式感。少有人知的是,在这份小小的仪式感背后,潜藏着一个名字——青岛平度。

这个中国北方的魔幻小城,生产的假睫毛产值达到几十亿元,不同的材质、款式、长短、卷曲度、颜色,都在为睫毛产业创造叠加价值。目前,平度供应着全国市场中70%的假睫毛,并出口欧美、东南亚等市场。

上海的Lucy去美睫店嫁接了睫毛,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变得更加灵动,近千元的花费她觉得物超所值;北京的Susan每天会花半刻钟化妆,贴假睫毛是为关键的一环……

不老女神麦当娜曾经更是花了1万美金,定制了一副水貂毛制成、镶着钻石的假睫毛……

在某种程度上,假睫毛成为爱美女的仪式感。少有人知的是,在这份小小的仪式感背后,潜藏着一个名字——青岛平度。

这个中国北方的魔幻小城,生产的假睫毛产值达到几十亿元,不同的材质、款式、长短、卷曲度、颜色,都在为睫毛产业创造叠加价值。目前,平度供应着全国市场中70%的假睫毛,并出口欧美、东南亚等市场。

在假睫毛的产业之下,这个北方县城仿佛成了一个竞技场,不同的利益方在同一块蛋糕上切割;但同时,他们也在一起把这块蛋糕做大。无论是通过1688去攻占更多客户,还是为淘宝商家供货,亦或是与外贸公司合作,假睫毛于平度是一湾活水。

火热的睫毛经济

陈琳把他的宏佰俪睫毛厂外墙刷成了深粉色,在红旗路上远远地就能看到这一抹鲜亮。

3年前,这片厂房还是一片养猪场,因为环保资质问题被撤销,陈琳就盘下来建了自己的假睫毛加工厂。

“招收假睫毛工人,人数不限,常年有货”。厂门口长期张贴的“招工”告示,显示出当地睫毛经济的自信。

从招兵买马到拥有稳定的客户,陈琳花了三四年时间,如今每年至少能接到一两千万对假睫毛订单。

加工车间、原材料仓库、成品仓库、办公室,简单的区域划分流转着宏佰俪睫毛厂的生意。

同时,看不见的“流转”也在1688上进行着,“工厂在1688上开店,都不需要自己去跑客户。”2017年以来,陈琳有超过50%的订单都是来自线上。